寒冰的廚房

關於部落格
  • 1243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們的主人一定會幸福的。」最後,她抬頭由衷的說完,露出了微笑。「你們都是很棒的人,所以……等回到現實後,請好好陪在你們主人身邊。」
「……」
此話一出,一前一後的玩具都沉默了。
瑟莉絲看了看沉默的兩人,感到有些困惑與不安,他們的表情一致的複雜。
「那個,瑟莉絲!」正當她想開口問時,蕗蕗開口了,她緊揪著衣角,一臉快哭的樣子。「其實、其實我們──」
「蕗蕗。」奇亞諾沉重的聲音打斷了她,他神色嚴肅的輕輕搖了搖頭。
「……」白兔的女孩緊咬著牙垂下了頭,身體輕輕顫抖著,她沒有辦法像奇亞諾一樣冷靜。
「蕗蕗……」瑟莉絲慌了,這是她第一次看見蕗蕗這樣。她伸出了手,想安慰她。但她發覺她完全不了解蕗蕗在難過什麼。
如果沒辦法了解原因,她就沒有辦法使用她的魔法讓她開心。就像給波米斯的魔法一樣,她可以在當事人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潛入夢境,找出問題後再以自己的能力解決事件,這招目前只有對愛麗絲不管用。
「對、對不起.......明明想要一直在瑟莉絲面前保持笑容的,可是現在卻.....」蕗蕗克制不住眼淚,斷斷續續的哽咽著,她垂著兩耳,傷心不已的樣子讓人心疼。
下一秒,她被擁入了溫暖的懷裡,瑟莉絲跪在地上抱住了她。
「沒關係的......」她在她耳邊低聲說著。「即使在我面前脆弱也沒關係的,我會保護妳。」
蕗蕗停不住眼淚。
「對不起,我不瞭解妳究竟為何而哭.......也不知道妳的悲傷,可是,」她說。「只要我掌握了變成人的魔法讓你們回到現實,一定就能讓妳不用再哭泣了,所以等我好嗎?我一定會掌握這個魔法的。」
她只能這樣告訴她。
這是她唯一知道的事。這裡的玩具之所以會在這都是為了變成人。他們的思念是如此的強烈,讓她被這些玩具感動了不少次。
最後,蕗蕗回抱住她輕回應了聲嗯,這才漸漸停止哭泣。

  回到家後,看著哭累了躺在床上睡著的蕗蕗,瑟莉絲坐在床上,心情感到複雜。
她不是笨蛋,蕗蕗跟奇亞諾有時後的言行舉止會讓她產生懷疑......懷疑她是不是根本就是他們兩人的主人。
可是她怎麼想都沒有道理,原因就是她完全沒有關於他們的記憶。
如果真的是她的玩具,至少還會有點印象,問題就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她自認記憶力不差,由其是對於影像的記憶力。她可以看過一次裝飾複雜的旋轉木馬後完全顏色不差唯妙唯肖的畫了出來。
所以蕗蕗跟奇亞諾應該不可能是她的玩具,一定是她誤會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誤會,為什麼當她看到奇亞諾穿越夢境來找她,看到蕗蕗哭時情緒起伏會這麼大呢......
那種彷彿心被揪住一般的情感讓她難以形容。
「不要想太多,她只是一時鬧脾氣而已。」奇亞諾坐在她身旁靜靜的說。「不是妳的錯。」
「......我想幫助你們。」放在腿上的手緊握成雙拳,她壓抑著難受的情感低聲開口。「總是你們幫助我,我也想幫你們。」
她認為,唯一能幫上忙的事,只有實現他們的願望。想讓大家都幸福,不想讓所有人的思念都化為灰燼,所以儘管過著安逸的生活她仍努力想掌握住最終的魔法。
「這樣就夠了。」騎士看著灑進窗外的月光,平靜的回應。「妳不需要勉強自己,妳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所以,這樣就夠了。就算沒辦法掌握變成人的魔法也沒關係的。」
聞言,瑟莉絲錯愕的看向他。
「你瘋了嗎?你們之所以來到Fairy tale不都是為了這個原因嗎?如果沒辦法變成人的話──」
「我寧願放棄變成人的權力也不要失去妳!」
「……」她睜大眼睛,看著轉過身來以認真眼神看著她的騎士。
「不要去找被詛咒的日記。」奇亞諾嚴肅的看著她,以正經沉重的語氣說著。「我知道妳懷疑那本日記可能有記載妳要的魔法,但請放棄它。時鐘先生說了,那本日記會讓看過的人消失。」
她愣了愣,沒想到奇亞諾竟然知道她想做什麼,怪不得回去的路上他的心情看起來不太好。
「可是,有可能只是個謊言.......」
「如果不是謊言呢?」他用唯一的手握住她的肩膀。「如果妳看了後真的消失的話,我跟蕗蕗該怎麼辦?我們.....」
頭垂到她的肩上,他痛苦的說:「我們已經沒辦法再經歷一次失去了......那種滋味,一次就夠了.....不要丟下我們.....」
「.......」她無法回應,無法給予他承諾。
明明心意是相通的,但她卻覺得她離的他們好遠。
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差錯,她完全不懂。

「沒有別的辦法嗎?除了被詛咒的日記以外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吧?能告訴我嗎?」當天夜晚,瑟莉絲再度在夢中見到來訪的杰羅姆。
「日記不好嗎?為什麼不要這個?」杰羅姆睜著唯一的眼睛,眨了眨眼看向她問。
「那個東西,看了會消失對吧?」
「......怎麼,現實派的仙女也怕靈異故事?」他哈哈笑了幾聲,浮在空中頑皮的倒了過來看著她。「這種傳說就跟大人講給小孩的恐怖故事一樣阿。」
他可笑的說:「像是不乖的小孩會被虎姑婆抓走阿、半夜不早點回家的話裂口女會找上妳等等,還有不當個乖小孩的話聖誕老人不會來也是,大人如果不用這些謊言來騙小孩,他們根本不會聽話阿。妳該不會真的相信那個騙小孩的鬼話了吧?」
「不是相信,是我賭不起。」瑟莉絲正經的說。「只要有一趴的可能,我就不敢去賭......因為我──」
「不想丟下妳的護衛,對吧?」他翻回正面,雙手交疊在胸前。「可是妳不是很想得到這個魔法嗎?為了妳最在意的護衛們。」
「所以我才問你有沒有其他辦法。」她很焦急,非常焦急。
不想讓蕗蕗再哭泣,但她唯一想的到的辦法只有使用變成人的魔法。
「這或許不是獲得魔法的唯一方法,但卻是唯一一條能讓你脫離既定軌道的方法。」他笑著說。
「什麼意思......?」
「妳現在是走在被安排好的路上喔....這樣下去是不可能贏的。魔女這個人很陰險,她會盡量拖延妳待在這的時間,妳待的時間越長,就越沒有能力掌握那個魔法。過去很多仙女.....不,幾乎所有仙女都敗在這關,她們沒法接受魔法背後的真實。」
她呆愣住。
「所以我才提供一個會讓妳脫離這條軌道的另一條生路。再這樣下去妳會中了魔女的詭計全盤輸掉。」
「......我沒辦法完全認同你的話。」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絲反抗的意志,這一次她終於主動否決了他的話。
「喔?」杰羅姆挑了挑眉,等待下文。
「愛麗絲不是那種人。」她跟愛麗絲相處的時間不多,但她可以肯定她不是個壞人。「我認為她也跟我一樣是個怕寂寞,單純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有趣。妳,是第一個為魔女說話的仙女呢。」出乎意料的,小木偶笑了,但他的笑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危險氣息。「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要幫那個女人說好話,不過可別怪我沒警告妳。妳如果繼續相信她,到最後一定會失望。我說了,她是一切悲劇的源頭,就算妳再喜歡她......總有一天,妳還是會恨她的。」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愛麗絲才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她真的有些發怒了。
她看得出來的,雖然愛麗絲總是笑笑的,但她其實也是個跟她一樣寂寞的人。
在人群來來往往的世界裡,她一個人高聲歌唱卻沒有任何人看她。她甚至想像不出人們的表情。
愛麗絲的想像十分豐富,唯獨缺乏對現實的想像。每一次她造出來的夢境都十分夢幻而美麗,但有關現實場景的夢境卻相當稀少。
那時她就在猜愛麗絲是不是在現實中是個缺乏與世界接觸的人。
如果真的是這樣,想必她一定也很少與人接觸,因為僅僅是一個路人的平凡微笑,她也想像不出來。
她的心已經寂寞太久,所以當她遇到像愛麗絲這樣的人時,難免產生了共鳴,這也是她會跟身為敵人的愛麗絲交上朋友的原因。
所以,她不允許這個一昧否定只選擇看見自己想看見的人去說她的壞話。
「愚蠢的仙女喔,盲目可是會讓妳輸掉這場遊戲的。」他搖搖頭,彷彿覺得她不可理喻的攤了攤手。「那就隨便妳吧,妳盡管相信那個女人好了。不過我得提醒妳一件事.......希望越大,相對的絕望也越大。妳到時會露出怎樣的表情,我就等著看了。」
「......一言為定。」

  在瑟莉絲仍在深沉的夢境裡與杰羅姆相聚的時候,蕗蕗已經醒來了,她茫然的坐在床上,回想著回來時失控的事。
她到底在做什麼?差點就觸犯了Fairy tale的禁忌......
被主人想起來是不被允許的,一旦瑟莉絲恢復記憶他們就再也不能待在這世界了。她因為一時的衝動還差點害到跟她同一個主人的奇亞諾........
一想到此,她就忍不住感到慚愧。
奇亞諾說過,只要瑟莉絲現在在他們身邊他就滿足了,但那也是因為奇亞諾的願望跟她不一樣。她要的不是永無止盡在這如夢般的世界虛幻度日,她想要跟瑟莉絲一起回到現實世界。
「........對不起,瑟莉絲,對不起,我不想讓妳困擾的,我明明期許自己要成為一個能包容妳一切,永遠在妳背後支持著妳的好姊妹.....」看著躺在身旁已經睡著的瑟莉絲她顫抖著哭聲,像是在贖罪般的低喊。
下了床,她緩步走向門口打開門,打算到外面散散心。但意外的是,她在家門口前的看見了坐在欄杆上的奇亞諾。
「你怎麼在這.....?」
「總覺得Fairy tale的氣氛怪怪的,不太安心所以就守在這裡。」騎士看著星空皎潔的月亮說。
「氣氛怪怪的?」一隻兔耳彎折下來,蕗蕗歪著頭,疑惑了起來。「大家都跟平常一樣沒什麼不同阿。」
「是這樣沒錯.......可是,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當我準備回家時,我感覺到Fairy tale瀰漫著一股不該存在於Fairy tale的氣息。」
「那是什麼阿......算了,我想先跟你道歉。抱歉我今天太衝動了.....差點就犯了這世界的禁忌,好險你有阻止我。」這次她垂下兩耳,落寞的說。
奇亞諾回頭看向她。
「不必跟我道歉,我了解妳的心情。」他垂下眼。「可是我們不能要求更多了,她能來這裡已經是個奇蹟。」
她用力點點頭。「我會將我所有情感都放到願望實現的時候的。蕗蕗我有好多話想跟她說,到時候一定要好好跟她說清楚。」
「.......這才是我的前輩阿。」奇亞諾微笑了。
兩人相視而笑。他們已經認識太久,有時候不需要多說也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然後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朝他們接近,轉頭一看,一個精緻美麗的少女人偶默默的朝他們走來,她的身旁跟著一個圍著黑色領巾的青年。
「請問仙女大人住這嗎?」她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問道。
「是的,不過此刻仙女大人已經在休息了,可否明天再來呢?」奇亞諾站到他們面前,擋住了眼前的去路好言婉拒。
「現在就要見。」黑領巾的青年強硬的說。「我們有事要問她。」
說完,他們打算直接繞過奇亞諾。
一隻手橫擋住他們。
「我再說一次,請明天再來。」奇亞諾微笑著說,但眼神已經透露出危險的氣息。
「你根本不懂事情的嚴重性,給我讓開!」青年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大吼,他的眼睛布滿血絲,臉色蒼白青筋外露,眼中毫無善意,看起來像隻抓狂的野獸。
見狀,奇亞諾蹙了蹙眉,在Fairy tale待這麼久他從沒看過如此失控的玩具。
「快走開,我們要真相!你們再不讓開別怪我們動手。」少女人偶眼神陰狠的說,她化為人形伸出了纖細蒼白的手,五指上都戴了指環,指環上連著細細的絲線。
「什麼真相?你們有什麼問題不能先跟我們說嗎?好歹我們也是瑟莉絲的護衛。」蕗蕗站在騎士後面,不滿的說。
「誰有時間慢慢跟你們講阿!我們現在就要見到仙女!快給我讓開阿!!」青年憤怒的咆哮。「什麼護衛!即使你們保護的人是個騙子也要守護她嗎?別開玩笑了!」
聽了他的話,蕗蕗愣住。「什麼.....你在胡說什麼!瑟莉絲不可能說謊的!」
「就是因為不確定所以才要找她問個清楚阿!如果至今為止她真的一直在騙我們的話......不可原諒...不可原諒!一定要殺了她!」
聞言,奇亞諾瞇起了眼,語氣頓時冷若冰霜伴隨著一絲殺意:「你會為這句話附出代價。」
「你這個殺人魔!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怕你!」
「不可能....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蕗蕗嚇到了,這件事照理來說應該只有她、奇亞諾、時鐘先生知道而已。
奇亞諾雖然也很疑惑,不過比起真相,他更想先解決這群人。既然這群人已經觸犯到他的地雷了,那他們也別想輕易活著離開。
「談不攏了,打吧。」他淡淡的說。
「這裡就先交給你了,笨騎士,是男人就給我撐久一點。」蕗蕗嘟著嘴說完後轉身走進黑暗裡。
「做不到喔,這些人沒辦法陪我玩這麼久。」騎士的眼神閃著銳利的光芒,他舉起了劍,立刻朝青年揮了下去。
黑領巾青年跳了開來,他彈了個指,指尖上立刻燃起一搓小火焰,火焰化為巨斧出現在他手裡,看似沉重的鐵制巨斧被青年輕鬆的舉起,他用力的朝奇亞諾砍下去,奇亞諾向後一跳,同時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待塵土散去,方才他站的階梯已經被砍空一整塊。
此時少女人偶也有動作了,她動了動手指,絲線朝他射了過去,絲線的另一端綁著針,劃破了躲避不及的奇亞諾的臉頰,騎士白皙的臉上留下一道細細的血痕。
「『線』阿......運氣真不好呢。」他輕輕的抹去臉頰上的血,看了眼指尖上的血滴後淡淡的說。
「這可不是普通的線,被纏繞住的話要把你四分五裂也不是問題。」少女人偶冷冷的回。「你不是我們的對手,快讓開。」
「我可真是被小看了呢。」看著眼前的兩人,他笑了。但此刻的笑不同以往,他的眼睛流露出興奮的光芒,完全就是碰到獵物的眼神。「不過算了,有人可以打我就很開心了。我呢......最喜歡打人了。因為我變成人的理由,有部分是為了復仇阿,要說我是為了復仇而來到這世界的也可以喔。」
彷彿一頭渴望鮮血的野獸一般,他以飛快的速度衝上前,在青年以為他要揮劍正要跳到一旁躲開時,他一個迴旋踢狠狠的將青年踢到牆壁上,然後立刻用劍刺進他的肩膀。
「阿阿阿!」
他微笑著緩緩轉著劍,愉悅的說:「別叫那麼大聲,會吵醒我的主人的。」
語畢,他立刻抽出劍,在青年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又立刻刺到他的腹部。
青年慘絕人寰的聲音彷彿被活生生撕裂般聽了讓人發寒。
「別....別殺我....我告訴你事情經過......」他吐著血,咬牙抬頭看著奇亞諾。
「叫你講你不講,不該講的時候你偏要講,以為我好說話嗎?事情經過什麼的已經對我沒意義了,我現在只想殺了你。」
下一秒細針四面八方的朝他射來,奇亞諾嘖了一聲立刻拔出劍靈巧的旋身躲開。
青年也趁機重新舉起巨斧,他一手摀著腹部一手握著巨斧眼神充滿怨恨的朝他惡狠狠的砍過去,但不論他怎麼砍奇亞諾都給他躲開了。但同時奇亞諾也覺得自己的行動好像越來越不靈活,他覺得自己好像碰到什麼東西伸展不開。
在一陣激烈的武器撞擊聲下,他抓準了時機在青年揮下巨斧的瞬間跳了起來,準備直接一刀解決他時,劍刃在離青年的頸子只剩一公分不到時停下來了。
「.....」他沉默的將眼光移到四周,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的身體已經被限制住。他的身體被絲線困住,整個人動彈不得。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我們的合作模式,你再也動不了了,給我去死!」青年瘋狂的大喊完後,雙手握住斧頭準備解決他。
此時,絲線彷彿斷了線的弦般整個鬆開來,奇亞諾瞬間取得身體的自由,在青年發動攻擊之前,舉起不知何時開始發起光的劍,率先制人一劍刺進他的心臟。
青年睜圓了雙眼,血緩緩從他嘴角流下。
「很抱歉,我們這邊也有自己的合作模式。」奇亞諾微笑。「話說回來,既然你都知道我的罪了,那你知道我的能力嗎?」
這次他沒有刻意用劍轉著扭曲他的心臟,只是維持著同一個動作。
然後傳來了彷彿牆壁裂開的聲音,由心臟為中心,青年的身體開始出現裂痕,快速的擴散。
「什...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青年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身體逐漸被裂痕覆蓋,接著發出恐懼的叫聲。「快說!你到底對我幹了什麼阿阿!!!我不要死阿阿阿阿─────」
然後,他的慘叫聲就在化為無數碎片中逐漸消失。
望著眼前一堆碎裂的玩具碎片,奇亞諾面無表情的垂下了劍。
他的眼神已經沒有一絲溫暖,完全被冷酷給支配。
「不、不可能的......迪爾─────!」然後他聽見了身後的少女人形的淒厲叫喊。
回頭一看,人形少女的眼睛已經瞪到快凸出來,她伸長了十指,彷彿惡魔般的尖叫著朝他衝來。
奇亞諾只是靜靜的維持著同一個姿勢,不為所動的看著她。
「不可原諒!你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然後她的聲音剎然停止。
一雙鮮紅的眼睛從黑暗中乍現。
純黑色的鐮刀突然出現在月光下,瞬間將人形少女砍成了兩半。
如陽光般金燦美麗的長髮出現在視線中,白兔的女孩輕輕落地,手裡握著沒有一絲裝飾,彷彿如黑影凝結而成、比她高上一倍的黑色鐮刀出現。
她站在奇亞諾的面前,面無表情的盯著躺在地上,上半身與下半身都在掙扎的人偶。
「你.....」人偶彷彿殭屍般的拚命抓著地,張大了嘴想要爬到兩人那裡。
蕗蕗舉起了鐮刀,一刀插進了人形的手。
「呃阿阿阿阿!!」
「不准妳對瑟莉絲出手.......」彷彿低喃般的話語透露出難以形容的執念。「誰都不准傷害她!」
然後她向上一劃,一刀劃過了人形美麗的臉,人偶的頭頓時裂成兩半,接著倒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冏那隻綠惡魔,那隻經典的壞人........
要是我事前知道CV跟龍峰是同一人玩紅雀線時一定會嚇死XDDD
綠惡魔BE太痛了一想到就蛋疼起來(艸
笹沼晃配的壞人真的都蠻到味的,很厲害XD

我現在沒有辦法正視命苦wwwwwwww自從看了一個奇怪的影片後我想到他就會笑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