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8617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weet Pool 只是想一起活下去

  崎山蓉司是個因病弱而休學一年的學生,父母早在他還小的時候車禍去世,現在唯一的親人僅有姊姊,然而蓉司的姊姊也因為有了自己的家庭而搬到外面,蓉司一個人住,也重新回到學校,看著陌生的同學們,宛如不同世界般那種淡淡的寂寞環繞在他心間。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名神秘沉默的同班同學城沼哲雄卻意外的找上他,究竟是為了什麼?
而蓉司最近身上發生的怪事又是怎麼回事?

----------------------------
這遊戲怎麼了!!名甜池卻一點也不甜!!!應該改名為鬱池和血池阿!!!!(大哭)

可是因為遊戲很棒我還是把它玩完了....!!!!(艸

順帶一提,這篇的裡標題叫Sweet Pool 只是想打完這篇文章(炸
我覺得這個裡標題也超貼切的,我打這篇文章時超克難=  =
為什麼呢    有耐心看完的人在文章最下面就能看到原因了XD


注意,這是一部兼具肉塊與懸疑,心靈的維繫與悲傷的故事
對肉塊與獵奇敏感者建議不要玩,這真的很18+
不過本篇文章並不會出現獵奇畫面,只會出現獵奇文字而已請安心食用(?


玩到最後快哭了....雖然整個故事籠罩在一股不安的氣氛中,但對於人物心境細膩的變化描寫真的很棒,我一度還有種被治癒(?)的感覺
雖然最後還是鬱到哭.....

這遊戲超官配,雖說有三條線但總覺得根本只有一條線XD
     ┌→善彌END
哲雄線→→哲雄線→→哲雄END
     └→睦END

恩...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不管是玩陽光少年還是古怪少年線最後都有一種"天阿我哲雄線走到BAD END了!!!!T___T"的感想=   =

先說,我是完全的哲蓉派(艸)
如果說咎狗之血裡官配SHIKI專門虐AKIRA,那麼甜池的哲雄就是專門治癒蓉司
好溫柔阿這個沉默青年,很喜歡他www


以下是完全劇透區~~如果打算玩可以就此止步,但如果想被捏(?)或早就玩完要看心得的歡迎下拉XD
我會照著我習慣的邊講劇情邊感想的方法寫XD

故事要從稍早說起.....


  蓉司從小與姊姊相依為命,原本一直都是跟姊姊住,自從姊姊搬到外面後,那原本屬於兩人的家多了一絲蒼涼感,蓉司因病休學一年回到學校後,看著班上比自己小的同學們,再加上個性安靜沉默,更是跟班上顯得格格不入
  雖然班上的陽光少年睦常常找他,兩人偶爾也會一起回家,但還是擺脫不了那股淡淡的寂謬氛圍。
蓉司過著恍如隔世的淡淡生活,一個人望著夕陽,戴起耳機隔絕外界的一切,靜靜的凝視著夕日回家,一日復一日。

  然而,他的身體卻起了變化。

偶爾他會看見一些怪怪的幻覺,身體更是有時候會不受控制的強行引發慾念,更糟的是,每次隨著慾念,他的身體會排出一小團噁心的肉塊。
他對此現象感到不安,但一般人卻看不見那些血與肉,因此求救無門。

  在此同時,那個在班上習慣沉默,宛如機械一般冰冷的青年哲雄,卻意外的開始接近他

意外的是,哲雄似乎能跟他看到一樣的東西,那些獵奇的存在。儘管如此,他還是對哲雄的接近感到不安,哲雄這個人非常神祕讓人看不透,那雙看不見情感的雙眼每次一對上彷彿靈魂也被看穿一般,會讓人忍不住移開視線

從沒有人知道哲雄在想什麼。

雖然想避開哲雄,但蓉司的身體越變越奇怪,身體不定時的會發作排出肉塊,讓他非常的驚疑恐懼,而更糟的是,那個神祕的哲雄似乎知道些什麼

在蓉司搞不清楚情況下,哲雄常常在他身體即將變化(?)的時候還在身旁,蓉司當然會想趕快跑,但哲雄每次都想阻止他不讓他跑,這讓蓉司非常的困擾
這種事已經夠羞恥了,他不想讓哲雄看見,偏偏這傢伙似乎知道些什麼但又不說,一個勁的接近


.........恩,因為我跑了兩次所以比較理解(?)
(因為跑完哲雄 接受肉塊路線後又去跑睦和善彌線END,打擊太大....心態沒有辦法一下子重回哲雄路線,
所以在跑排斥肉塊線時又重頭跑了一次=  =)

剛開始玩可能會跟蓉司一樣困惑哲雄到底在幹什麼,但其實仔細觀察下來,哲雄很關心蓉司的XD
兩人前期的相處模式差不多是這樣:

哲雄表示:你需要幫忙吧?讓我幫你?
蓉司表示:別過來阿阿阿阿阿阿!!!

.....對,差不多就是這樣XDDDD 
偏偏哲雄對於跟人相處這點表現很笨拙,然後蓉司對自己身體的變化感到可恥,所以一直造成連環誤會XDDDD
睦表示:最關心蓉司的明明就是我!!!!T___T

在此同時,那個學校著名,人人不想接近的三年級怪人善彌也來接近他。善彌給人的感覺充滿惡意,老是嚷嚷些奇怪的話,而且對上蓉司時,還會露出奇怪的笑容說「你不是人類。」
善彌說,蓉司跟他是一樣的東西,就因為蓉司跟他一樣不是人類,所以不要接近哲雄

「哲雄那傢伙是普通的人類阿,所以不要再接近他了。」


蓉司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相信,但同時也對善彌似乎知道他一些事的事情感到恐懼,為何這傢伙會莫名纏上他呢?

蓉司覺得很困擾,總覺得善彌似乎有什麼意圖,而善彌確實三番兩次的來糾纏他,還曾經發生過善彌把他和哲雄爆打一頓帶回家的舉動

不過那次也讓善彌非常憤怒

蓉司有一種特殊氣味。
能夠讓身旁的人被完全引出慾望而喪失自我的特殊氣味,那氣味是毒藥,正常的人不可能抵抗的了。
但意外的哲雄聞到這股氣味後居沒有該有的反應(?),他一樣非常冷靜,反而是蓉司自己先因哲雄身上的sweet smile而受不了撲上去XD(當然善彌不知道這點)


嗯哼,這時事情有點眉目了
哲雄這個人似乎不是普通的人類,到底是什麼東西?


「別隨便碰他。」
 
經過善彌多次努力不懈(?)的糾纏,哲雄終於當場抓到他在煩蓉司,很帥氣的來個英雄救美!!
哲雄超帥XDDDDDD

善彌因此看哲雄越看越不順眼,他覺得接近蓉司的哲雄非常礙眼,後來還堵在校門口,笑嘻嘻的對他說蓉司是怪物,不要接近他

結果哲雄當下直接一拳賞過去,超爽快XDDDDDDD
平時很沉默 既細心又笨拙,可是該果斷的時候還是很果斷
當機立斷直接一拳打過去不計後果的哲雄超酷的XDDDD


在一片低迷詭譎的氣氛中,哲雄雖然也是一個謎團但這個人對蓉司是很關心的,就好像掉進河裡那唯一一根可以信任的浮木(什麼比喻

隨著時間相處,蓉司也漸漸比較了解哲雄這個人了,不過此時有另外的危機似乎悄悄的由白轉黑的接近

他的好友──睦,開始變得怪怪的。雨天來訪他家表現出痛苦的情緒,甚至跟哲雄大打出手。然而蓉司卻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儘管睦對哲雄這個人充滿偏見,漸漸了解到哲雄的好的蓉司卻不願意像以前一樣再跟著附和,見到蓉司轉變的睦心情更是低落。
他自認是蓉司的朋友。
蓉司這個人沉默難以親近,但只有他知道蓉司這個人並不是不好相處,甚至他覺得他人挺好的,一直以來都為自己是蓉司唯一的朋友而感到慶幸。
然而哲雄的出現讓他感到危機感,他覺得自己不再是那個唯一,恐懼與悲憤的黑暗悄悄蔓延至他的心頭。


其間,蓉司的班導上屋在睦大發脾氣跟哲雄大打出手後把蓉司叫進化學實驗室,沒有問多少就開始扯別的,他說,有一種東西叫獅蟻獸,獅子的精子意外的跑到螞蟻的的卵而生出來,上半身是獅子下半身是螞蟻的詭異生物

我看到這邊的時候睜大眼睛,想說"喔喔喔那難不成是肉塊的真面目!?"然後開始興奮的想像玩到最後看見獅蟻獸的CG

.......結果玩到最後,才發覺上屋根本是聲東擊西

那些東西就真的就只是個肉塊!!!!!!

毫無反應,只是個肉塊。

混仗,欺騙我的感情(哭



一個朋友逐漸偏離走道。
一個朋友逐漸跟他並肩而行。



隨著時間的流逝,蓉司漸漸了解了哲雄這個人。他明白了這個人也是孤單的。這個人表面上宛若機械一樣冰冷,但蓉司卻慢慢的看見了哲雄的不同情感,以及溫柔而纖細的一面。

像是雨天裡撐傘,為了不讓他淋到雨而濕了半邊肩的哲雄。

像是坐在院子裡,靜靜的餵著附近小貓的哲雄。

雖說有莫名的既視感,這種感覺就好像不良少年在路旁撿紙箱裡的小貓回家的經典橋段一樣


他開始無法忽視他,那個人在他心裡的存在逐漸重要。

但在此同時,危機接近。

有天睦把他騙去了化學實驗室,因受不了蓉司身上散發的香氣而逐漸喪失自我的睦終於瘋狂了。
「什麼嘛,連朋友也不是阿?那我是不是去死比較好呢?哈哈哈哈。」

(抖)
睦在這邊的語調變的超可怕,尤其是那哈哈哈哈(艸
整個黑掉了......
如果一開始都選藍藍的話這邊就會進入睦END了,如果要我在睦和善彌END中挑一個比較好的結局,我實在不知道哪個比較好,比起監禁END這個被美工刀慢慢分食的END也好令人毛骨悚然= =

至於詳細部分不講了,我不想邊吃早餐邊講睦享用他的美食的事,總之他的下場最後應該會像惡之系列的惡食娘一樣-__-

如果一開始就是走哲雄線的話,這時候就會看到哲雄颯爽登.....帥氣登場,奪下睦的刀,解決了蓉司的危機
但即使危機解除了,心中所受到的傷害卻不是能輕易平撫的,蓉司受到了打擊。他很懊悔自己當初為何沒有多關心睦,如果能花時間傾聽他的煩惱,說不定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他感到十分難過。
無處發洩的悲傷渴望找到一個出口,於是終於決定去見姊姊。
儘管姊姊離他越來越遠,有了自己的家,但對他來說,姊姊是那最溫暖,能平撫他心中的傷痕的存在。

於是,那個之前只能在電話中聽到聲音的姊姊終於登場

QAQ姊姊是治癒系......
我很喜歡姊姊,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溫和充滿了包容,在甜池中也擔當著很重要的角色。
應該每個人都有過,那種在寂寞悲傷的時候,特別想找的人。
那種只要一想到,心中就忍不住變得特別柔軟而溫暖的人。
姊姊對蓉司來說,就是如此重要的存在。

兩人寒暄一番後,姊姊決定跟蓉司講當年車禍的真相。其實當年的蓉司鋼筋貫穿胸口,送到醫院時已經被判定死亡了,但不知為何他又奇蹟復活。
於是親戚們對蓉司死而復生這件事感到微微恐懼而議論紛紛。
姊姊為了保護蓉司一直沒說。

因為父母都不在了,因為那是她唯一的弟弟,所以她要堅強,保護那因奇蹟而活下來的親人。
即使將這件死而復生的事說出來,讓蓉司意識到自己與他人的不同,但她還是伸出手,像是要擁抱一切的抱住他。

「沒有一成不變的東西,所以不論發生什麼都不要感到不可思議。無論是多麼強烈的劇變.....即使如此,也要接受它,讓自己堅強起來。」
「當時像這樣擁抱著的時候,能夠感受到爸爸和媽媽傳來的溫暖。」

「能感受到嗎?能傳達到嗎?我的體溫。這份溫暖。」



(噴淚)
傳達到了!!!!我從文字上感受到那股溫暖了阿・゚・(つД`)・゚・
超喜歡姊姊說的第三句話,內容溫暖,聲音又溫柔充滿包容,我被治癒了(哭)

蓉司從姊姊身上得到了一絲希望,當他看到姊姊的孩子名字其中一個字是來自蓉司的蓉時,他也下定決心。
尚若消失了,這孩子也會代替他活下去的,那麼自己終於可以鬆一口氣,無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也終於能無牽掛的赴湯蹈火了。

另一方面,蓉司也終於跟恢復正常的睦和好。睦雖然很懊悔,但其實這應該怪不得他.......除了活到現在沒遭到挫折這點外,蓉司身上的香味應該是很大的原因之一....
不過這誰也沒辦法控制,所以硬要追究的話,誰也沒有錯。


蓉司決定去見哲雄,將這些聽來的真相跟他說,這對以前的蓉司來說是很難想像的事。玩家可以在這時看出蓉司跟剛開始的不同,剛開始的他是誰也不信任的狀態,對哲雄也是充滿警戒。但到了現在,他可以將這些事跟哲雄說,也代表他信任他,心裡已經認同了他的存在。


莫名有種欣慰的感覺.......可是一想到此我的心又抽痛了(大哭)

蓉司將這些告訴哲雄後,有些彆扭的問
「我一直覺得你很討厭我。」

「城沼那個......覺得我......」


因為問題太彆扭了蓉司說不下去,這時哲雄有所動作了

哲雄一直是行動派XD
「是我,找到了你。」


不可能討厭他。
對蓉司那炙熱而綿密的情感隨著吻傳達給他。

那句話別具深意。


這邊整個感動到.......超喜歡那句話的,只是短短一句話,卻包含了對蓉司深深的感情。

心意終於相通的兩人,這一次終於可以你情我願的H

宛如失落的碎片終於完美的鑲回,心被填滿
兩個人相擁,靜靜的享受這短暫卻永恆的時光。

雖然兩人一直處於低迷而恐怖的黑暗之中,但卻在這之中找到了彼此
不管起初的動機是如何,兩人從一開始的本能接觸,進而碰觸到彼此的心靈,然後就這樣,緊緊的相擁。

如此細緻而唯美的羈絆。

然而事情卻得繼續,蓉司回家後,被善彌等人騙到了學校,原因是善彌的爸爸要將身為”雌性"的蓉司作為祭品,讓肉塊前一任的王"御主大人"復活

原來肉塊是一群不被允許擁有人類形體的族群,但即使是這副醜陋的模樣他們也想活下去,所以他們便藉著寄生在男性身上以求生存,大部分被寄生的男性與肉塊合體後是『雄性』,只有極少部分被肉塊寄生的男性是『雌性』,雌性與雄性交合後可以生出最完美的肉塊──擁有人類形體,外掛開很大的『純成』
純成就類似肉塊的王

但是並非所有被肉塊寄生的雄性身體都能適應肉塊,有跟肉塊排斥的,也有跟肉塊契合度很高的

其中哲雄就是那個與肉塊契合度很高的雄性,所以他才能抵抗身為雌性的蓉司散發出來的氣味
至於失敗的雄性則是善彌,善彌因為跟體內肉塊契合度很低,所以身體總是在五點劇痛,眼睛也呈現半肉塊的狀態

哲雄也被喚來學校,為了救蓉司而與刺殺了父親與御主的善彌打了一架,坦白說結果顯而易見....虛弱的雄性善彌不可能打贏優秀雄性哲雄

哲雄打敗善彌後便帶著蓉司逃走,但一出來才發現整個校園到處都是肉塊,由其是出口整個被肉塊堵住
 
於是兩個人只好往頂樓跑,跑到頂樓後才終於甩掉那些肉塊
雖然不知今後會如何,也不知道最後的下場會怎樣,但兩人的手緊緊牽著彼此
「....今後,該怎麼辦?」
「永遠,在一起就好。」


(噴淚)
不要求什麼,只要在一起就好
只要兩人在一起互相扶持,就不會孤單了
哲雄坦承一開始接近蓉司的確是出於體內雄性的本能,但隨著時間相處,他對蓉司的情感漸漸改變,當初的理由已經不再那麼重要
對他來說,蓉司就是蓉司,他看見的,不是那稀有的雌性,而是一個名為蓉司的靈魂

「你,不覺得寂寞嗎?」
「想到自己與周圍的人不同......孤單一人不會覺得寂寞嗎?」


努力相信自己並不寂寞
不這樣想的話 就無法保護自己


蓉司......Q___Q
這種直入心坎的話語,自從上次玩完鬼畜眼鏡本多線後就沒再遇到了.....看了好感傷(哭)
雖然遊戲充滿了肉塊,但心靈上的情感卻描寫得相當細緻(掩面哭

「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
哲雄握著蓉司的手如此說道

・゚・(つД`)・゚・
我的心好痛......(大哭)

接下來就是END分歧了,有四個END,隱藏TURE END要其他END都玩完才會開


END1  純成


姬谷看到自己侍奉的兩個主人慘死後,在悲憤之下尋著蓉司的血衝了上來,決心殺了兩人
蓉司覺得不公,事情變成這樣誰也不願意,誰也沒有錯,不論是那連人類型體都不允許的肉塊或是他跟哲雄,以及那些自由民族

那些肉塊只是想活下去,即使像這樣悽慘的度過一生也想活下去,而蓉司在最後終於認同了他們,然而悲憤交加的姬谷聽了後還是難忍傷痛,執意朝他開了一槍,結果哲雄中彈

然後哲雄居然忍著痛苦,直接把手伸進腹部把子彈挖了出來冏


我當時看到這段時的表情→O口O.........
唔,不愧是優秀的雄性,好猛=  =   聽了掏挖的聲音聽的我都痛了.....

哲雄反制了姬谷,趁他不注意兩人逃了出來,飛快逃回蓉司的家。回到家後,兩人決定遵從肉塊的意志,蓉司也有了身為雌性的覺悟,於是兩人在充滿肉塊的房間進行了H

我看不見肉塊我看不見肉塊我看不見肉塊我看不見肉塊(ry
整場H充滿了悲傷,BGM犯規!!!!!!!・゚・(つД`)・゚
我看見的不是充滿肉塊 獵奇視覺感挺重的CG,而是兩個交心的靈魂最後一次的擁抱彼此(哭

在最後,哲雄抱住了蓉司,兩個人完成了任務,漸漸融化

「你覺得這世界上有所謂的永遠嗎?」

他低沉的嗓音靜靜的流淌在這個房間裡。
蓉司深吸一口氣

「永遠,並不存在。」

只有這樣說,才能證明他跟哲雄此刻在這裡,真的存在過

就這樣,兩人在一片悲壯的氣氛中,迎來了終結。
而後不死心趕到現場的姬谷闖進了蓉司的房間,卻沒看到任何人,只看到床上一大攤融化的肉泥......以及床底下,躺在潔白與鮮紅互相輝映的床單上的少年。
那少年光著身子躺在染滿鮮血的床單上,彷彿睡著般的蜷縮著,宛若剛出生的嬰兒般,不知世間塵染為何物

姬谷愣了愣,小心翼翼的走過去,扶起了少年

少年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END

純成好漂亮.....酷似蓉司的外貌,紅如火的雙眼...!!!!
也難怪當初善彌的祖先會被純成著迷,那雙眼睛真的非常漂亮美麗,估計姬谷可能會像當時的祖先一樣,被純成迷住,從此踏上跟善彌家相同的道路.....
尤其對一個剛失去所有的人來說,一個純潔無知的孩子的闖入是非常具有震撼力的

可是為什麼哲雄和蓉司一定要死(大哭)
h後半段玩到都快哭了,由其是蓉司說永遠並不存在那裡.......
明明已經決定好,要一直在一起了,可是兩人終究還是選擇了肉塊的道路,讓肉塊生存下去
這結局唯一的優點是至少兩人最後有在一起.....至少是一起死的
儘管沒有人知道死後的靈魂究竟能不能相伴,但在當下,他們是在一起的
僅存在於當時......

坦白說我雷性轉和生子,可是甜池的生子意外的不討厭....
甜池的生子不是為了甜與萌而寫的,而是更沉重的意義,所以基本上能接受......
但還是很希望他們活下來阿,日後要進行賣甜賣萌的生子都好!!只要能活下去.......(哭)
對不起我在妄想,只要生純成就必死,所以這個END是免不了的(抹臉

有人說蓉司能不能生出純成取決於他的覺悟,如果蓉司沒生子這個意願,那不論跟他H多少次都製造不出純成,所以在善彌END裡面才會出現那悽慘的情況.....



END2  槍殺


蓉司覺悟不夠,雖然覺得肉塊很可憐但要他接受他們又不太能接受,在泳池屋頂上逃過姬谷的追殺後兩人逃回家,回到家後哲雄想對蓉司H,但蓉司心理上還不太能接受,所以猶豫了

但就只是那一瞬間的猶豫,姬谷就趁機衝了進來,直接槍殺了哲雄OTZ
哲雄在蓉司的面前死去,蓉司也逃不過姬谷的魔掌被殺死

這個END是很明顯的走錯線BAD END,但結局會解釋一些劇情,例如上屋的計畫與自由之民的事,以及哲雄的過去
所以這個END也是有存在的必要的,想要更了解哲雄這個人的話就不能錯過這個END



END3  同居

這條線是蓉司頃向於排斥肉塊,但態度不夠堅決的路線
不過如果一開始就走哲雄藍色理性線的話,就一定會玩到這個結局


這結局該怎麼說呢......有點羅生門的感覺

照共通劇情,姬谷衝了上來要槍殺兩人,蓉司上前阻止,並說明了他的情況,以及沒有人想變成這樣的事,但是姬谷聽了後還是朝蓉司開了一槍,此時哲雄衝了出來捨身護住蓉司

兩個人摔進了旁邊的游泳池裡,隨著池子逐漸下沉

蓉司想起了過去。
那時車禍,他的父親也像哲雄一樣捨身護住了他,雖然父親身上的肉塊因此流進了他的身體,但就因為如此,蓉司才活了下來。
想起父母當時拼死守護自己的那份溫暖

這一次,他想救哲雄

於是,他在池子中緩緩伸出了手,吻了哲雄的額
自己會怎樣都好,只要能拯救哲雄,只要能讓這個人活下去──




時間轉到幾年後。哲雄活下來了,他現在跟蓉司同居,目前正做著調酒師的工作,哲雄看起來很快樂,他的生活也有了著落
臨走前,蓉司如往常般跟哲雄稀鬆平常的對話,然後微笑著道別
看著哲雄的微笑,蓉司不禁感嘆

只要哲雄幸福就好了
只要他幸福,那自己就能安心的離開──

就這樣,蓉司悄悄的,含笑離開了這世界


                                                                    END

其實有玩這結局的人最後應該都在猜蓉司到底怎麼了,可以確定的是,蓉司並沒有以正常人的姿態活下來

有人說,蓉司變成了靈體,只有哲雄看的見他的存在

有人說,蓉司變成了肉塊,以肉塊的姿態跟哲雄生活

其實我覺得兩方都說得通,但兩方都有矛盾之處。有點像電影『羊男的迷宮』,屬於兩方平行 都可以解釋但彼此都有矛盾之處的結局

如果蓉司是精神體般的靈魂狀態,那照理說蓉司應該死了
但蓉司自己說了   「沒想到他會以這種型態"活下來"」

可是如果蓉司是肉塊,那應該不能曬到太陽,因為上一代的純成御主就是在善彌拉開了窗簾照到陽光後發出了煎肉的聲音,然後迅速縮小逐漸消失的,而且根據其他肉塊出現的場景,仔細一觀察其實都避開了陽光,估計蓉司某次把自己的肉塊拿給醫生看,結果肉塊半途卻消失也是這個原因,照到陽光= =

所以
肉塊型態→陽光BUG
靈體型態→活下來BUG

所以究竟真相是怎樣.......也沒人知道了,只能說是開放式結局,供大家猜想了ˊ_ˋ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個END的蓉司是幸福的
儘管最後會跟哲雄分離,但他仍是跟哲雄共處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這結局在四個結局中已經算不錯的了(哭)


END4  ──TRUE END──    失憶


最虐心的END,看到噴淚.........
此END攻略條件是其他END全達成,所謂的TRUE END・゚・(つД`)・゚

跟同居END一樣,姬谷要槍殺兩人,哲雄衝上去護住了蓉司
蓉司見哲雄中彈當下驚恐的大喊一聲「哲雄!」

這是蓉司第一次喊哲雄的名字Q____Q
接著兩人就一起摔到水裡去了・゚・(つД`)・゚

一樣,蓉司想救哲雄,無論如何都想救他,即使他期望的是兩人能一起活下去的未來,但此刻,只要哲雄能活下去,他什麼都願意

想要反抗命運

反抗他跟哲雄那被肉塊操控的身體,反抗這悲慘的終結
蓉司伸出了手,緩緩吻上了哲雄的額



  時間跳到幾年後。

從高中畢業的哲雄已經上了大學,他想努力讀書回報他的養父母,自從那件事過後已經過了好幾年,可是他對於那件事一點印象也沒有。那個跟他一起受害的同班同學,即使聽了他的名字也完全想不起來。
但就好像心缺了一塊一樣,有時候,他會莫名的感到憂傷

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

某一天,他一如往常的坐上了電車,電車經過了他家前一站,明明不是他該下的站,經過這一站時卻莫名的感到懷念,使他下了車
但即使下了車,他仍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為何會在這下車呢? 為何會對這裡感到悲傷呢?
通通想不起來
只是莫名的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揪心感
忽然,腦中閃過幾個景象


──樓頂。
隨著清爽的風飄來些許漂白粉的味道
背靠圍欄而坐
一直都只喝飲料
給他麵包也不吃
將視線轉移身旁
烏黑的秀髮
白皙的皮膚
那最初不信任人的雙眼

──永遠


「──蓉司。」


如此懷念  卻又如此的叫人難過
宛如胸口被殘忍的碾碎般的痛苦
那是至今從未見過  如片段般的影像


.......在打上面這段粗體字時,我的心彷彿被揪住般,感到十分哀傷(哭)
即使玩完甜池這個結局已經有一小段時間了,可是重開啟遊戲看的時候一樣難過
哲雄最後上了電車,內心混雜一股淡淡的憂傷離去。

電車再度開走,時間彷彿回到過去──

                      END


我不知該說什麼了,只感到濃濃的哀傷(哭

這開放式結局想像的空間十分大,但首先,可以確定的是哲雄應該已經脫離肉塊了。因為他摔下泳池後,沒有像往常一樣快速復原,而是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

但是因為被抽掉了肉塊的部分,所以一開始就是因為受到肉塊的部分的影響而去接近身為雌性的蓉司,所以一開始兩人的關係是建立在彼此的肉塊互相吸引的份上的
但後來兩人逐漸接觸到彼此的心靈,變成彼此交心的存在

所以,肉塊那部分抽掉後就連同記憶也一起抽掉了,所以哲雄才會忘了蓉司,但仍愛著蓉司的心卻感到十分痛苦

關於蓉司究竟去哪了?是否還活著這點又得看個人想法了

蓉司在事件過後一個禮拜轉學了,由此可見蓉司還活著,可是活著的蓉司的去向沒有人知道

有幾種猜測,有人說蓉司的姊姊又因為發生這種事十分擔心蓉司而讓他轉學,而蓉司因為肉塊的部分被拿掉忘了哲雄所以才會同意姊姊的決定

可是蓉司也有可能肉塊沒拿掉,後來被自由之民控制......冏
可是比起這個,我還比較相信蓉司忘掉哲雄轉學這個說法,這個說法在結局的所有曖昧敘述裡面都說的通

最後ED也一直強調奇蹟這個字眼(哭)
所以我們也可以相信奇蹟

相信蓉司和哲雄已經拿掉了肉塊的部分重獲自由

相信他們總有一天會再見面

-------------------------
終於打完了.......我  我的心好痛(哭)
我很喜歡這種交心的BL遊戲,感覺很棒又有更深一層意涵,N+C的BL遊戲剛好對我胃口......所以三個都玩完了(炸
sweet pool雖然是最虐的一個,但那種淡淡的情感描述很棒,從一開始的肉體接觸一直到心靈的相觸這個劇情摹寫也很吸引人
我喜歡這種劇情,當初拉麵的Rai和Konoe那種交心的羈絆也感動到我Q__Q

是說,這篇我打了快一個月(眼神死)
為什麼呢?這是有原因的......(默
原PO我在打這篇時正逢要搬去宿舍的時間,先是忙著搬宿舍,搬到宿舍後俺的室友又都是潮流派的熱舞正妹,理所當然的不能在他們面前搞這些......(艸
而且我們寢很熱鬧,另外兩個室友都是HIGH咖,又常常放音樂
我打甜池的環境需要安靜一個人與適當的BGM,少一個就打不下去(艸

偶爾還會發生這種情況↓

狀況一:
(默默的打)
隔壁寢的同學:(猛然推開門)我來了!!!
(嚇)(關掉)

狀況二:
(默默的打)
室友們:我們回來了!!!
(嚇)(關掉)

謎音:有差別嗎!!!!!!!

狀況三:
隔壁寢的同學:(用我的電腦玩模擬市民一整晚(炸))


恩.......差不多就是這樣(艸)
以後可能比較少發文了,會忙而且要看時機,為什麼我沒有分在一個室友都是腐女的寢室裡呢....((這機率好像莫名的低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